20年了,為什么保健品虛假宣傳治不好?

2019-10-30 16:26:37來源: 中國食品報網

  中國的保健食品正式納入制度管理已經20年,而“虛假宣傳”等問題似乎也伴生了20年。20年里,不知道各屆政府“聯合整治”過多少回,發過多少文。

  顯然,你不能說這20年里政府主管部門的整治力度不夠,同時,20年里監管機構調整過、監管方式調整過、法規修訂過,但回頭來看,它們對解決虛假宣傳并不是很奏效,說明這可能不是關鍵原因。

  如果從面上來說,會比較容易“看見”打擊保健食品虛假宣傳的一些“短板”,比如案件眾多,有些還很隱蔽,但執法人員、資源其實是遠遠夠的。然而,這并不能怪執法人員太少,應該說是案件太多。另外,我們也知道,整治保健食品的工作涉及衛生、食藥監、工商、廣電總局等多部門,這幾部門一直存在職責錯位、協作不好的問題,但這個也是可以調整的。

  因此,我們應該換一個表述方式:保健食品虛假宣傳的問題,不是監管不好、整治不好的問題,完全是它太太多了!多到就像雨后春筍,靠人力已經“按不住”了。

  保健食品的法律地位和消費者心中的“定位”不符是根本矛盾

  所以,我們首先要問,為什么保健食品的夸大、虛假宣傳這么多?

  這是個十分有趣,也挺燒腦的問題。誠然,中國的保健食品企業非常多,按照官方數據,目前中國保健食品產值超過3000億元,生產企業有2000多家,從業人員約600多萬,發出去的批號有1.6萬個。誠然,如果大部分企業都守法的話,企業數量多也不意味違法案件一定多。

  實際情況是,不僅“不正規”的企業在違法宣傳,正規保健食品企業也有很多存在夸大、虛假宣傳現象,只不過“不正規”企業往往同時存在非常生產或經營問題。比如,2014年媒體曾報道,“國家藥監總局嚴打保健食品違法行為,5個月立案上萬起”,這個數字是非常驚人的。

  我們通常只說這些“違法宣傳”的企業沒有守法意識,或者道德敗壞之類,然而,為什么整個行業“風氣”都這么不好呢?比較合理的解釋是,企業只有靠“違法宣傳”產品才有人買,或者說產品才賣得出去。

  其中根本的原因是保健食品的法律地位和它在消費者心中的“定位”是不重合的。根據中國的法律,保健食品是介于藥品和普通食品之間的,藥品是治病的,而普通食品是提供人體必須的營養、能量的,但“保健食品”是什么呢?在藥品和普通食品之間,到底有沒有存在這么一大類“東西”的空間呢?

  監管部門給保健食品制定過一系列功能目錄,這些功能聲稱看似能“詮釋”保健食品的空間和地位,但仍然是存在疑惑的。保健食品中大致可以分為營養素補充劑和其它功能食品,營養素補充劑就是補充維生素、鈣、鐵之類,這部分現代醫學、營養學研究得很多,補多補少、起什么作用大家好理解,分歧不多。

  但是,其它功能食品的科學基礎差異就很大,可能有些證據多一點,而有些聲稱其實證據并不那么充分,比如延緩衰老這類,恐怕大部分都是“理論推測”居多,甚至理論都靠不住。

  更有趣的是,有些功能聲稱,對于普通消費者來說,要“理解準確”是非常困難的。比如說改善記憶、改善視力,請問怎么叫“改善”了?是做個檢測還是個做個量表?老百姓能像治病一樣知道自己“改善”了嗎?

  毋庸諱言,消費者心中想要的“保健食品功能”,其實就是“藥品”或“醫療”無法覆蓋或“處理起來比較麻煩”的那一部分。因為藥品和醫學都不是萬能的,總有無法治療、治療效果有限、治療起來很麻煩的地方,而對于消費者或患者來說,他有對醫學不了解的時候,有想實現一些天真目標的時候——比如延年益壽、起死回生、貌美如花或性能力強勁,而現在又不流行“跳大神”了,那么寄希望于“保健食品”也不失為一種選擇。從這種意義上來說,“保健食品”更像是一些消費者心中的“替代醫學”。

  我們稍微觀察下就知道,所謂“夸大、虛假宣傳”之所以屢禁不止,不就是因為它投消費者所好嗎?幾個消費者上當,可以說是“騙術高明”,一個群體都如此,說明那些“夸大的、虛假的宣傳內容”其實就是消費者所要的東西,這是再簡單不過的道理。

  一方面,保健食品的法律地位本身缺乏足夠的科學支撐,另一方面,就算是這點“地位”也滿足不了消費者的心理所需。那怎么辦?當然就得突破法律圈好的那點“地位”,畢竟需求就是市場,就是錢。所以,夸大、虛假宣傳就不足為奇了,把藥品偷偷加到保健食品中也是這么來的。保健食品亂象,還真的是廠家和消費者都脫不了干系。

  如果說得再殘酷點,當保健食品企業都守法了,就老老實實地告訴消費者“調節免疫”就是“調節免疫”,治不好老年人的風濕、便秘,也治不了年輕人的青春痘,情況會怎樣?恐怕行業的產值要打一個折扣了。

  保健食品行業先天不足的問題沒有解決

  往回說,藥品和食品之間到底有沒有空間,或者這個空間能否支持一個產品大類,一直是學術界對“保健食品”概念產生爭執的源頭。在2009年《食品安全法》修訂之時,就有人大代表、學者建言取消“保健食品”的概念,雖然最后“保健食品”還是作為特殊食品獲得了法律地位,但無疑也是在延續著這個監管上的巨大難題。某種意義上也可以說,現在基層執法人員是在為立法人員背鍋。

  另外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是,為什么有那么產品——多不管有沒有保健食品批號,都會去宣傳功效、療效,而且消費者還信?這或許跟保健食品原料中采納了大量“藥食同源”的東西有關。但是,為什么“藥”“食”兩用的東西,做出來的產品不是“藥”和“食”,而是“保健食品”?更不用說,“藥”和“食”為什么又可以集于一身?“藥品講究劑量而食品不限制“劑量”,這種矛盾又是如何調和的?如此重要的問題,甚至都沒有在公開場合認真討論過。

  這些矛盾的地方,其實在保健食品誕生的那天就已經存在了——當它還叫做滋補營養品時,我們可以回想下那些知名品牌,從最早面市的太陽神、娃哈哈,到后來的中華鱉精、延生護寶液、昂首一號,它們都是怎么出爐的?科學證據堅實嗎?它們的聲稱都靠譜嗎?

  事實上,從來沒有人認真反思過這個行業存在的“先天不足”問題。在上世紀80、90年代,這些問題可以說是認知、經驗問題,而今天仍然不面對,那是勇氣問題。

  可以舉一個例子,如今通過生命科學研究以及先進的檢測技術,已經明確知道冬蟲夏草中不具備“蟲草素”,但還是有很多廠商以“蟲草素”為噱頭宣傳蟲草的功效。而當媒體曝光這一問題時,行業內不是做檢討,而是在內部會議上,集中批評那位把“冬蟲夏草不含蟲草素”的信息披露給媒體的研究人員,而且是一位院士帶頭發難,行業的“心態”可見一斑。

  在諸多深層問題沒有搞清楚的情況下,“夸大、虛假宣傳”只是冰山浮出水面的那一部分。此時,又想起本人很尊重一位醫學專家說的話:保健食品和科學基本沒關系,而是一種“文化現象”和“市場行為”。

  免責聲明:中國食品報網對文中陳述、觀點判斷保持中立,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。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。 本網站轉載圖片、文字之類版權申明,本網站無法鑒別所上傳圖片或文字的知識版權,如果侵犯,請及時通知我們,本網站將在第一時間及時刪除。


0
0

我來說兩句

豹子规律